西拉新闻网
首页 > 文化 >任何事物当中的90%都是垃圾,只有10%才有意义

任何事物当中的90%都是垃圾,只有10%才有意义

摘要: 但即使是如此,这样的一个虚构的场景依然构成了某种具有直观意义的问题求解语境。尽管比萨斜塔实验因为维维亚尼的传播而名声大噪,但是不少科学史家依然对此记载的真实性有所怀疑。之所以这么说,乃是因为伽利略的理

资料来源:本文是湛卢文化/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直觉泵和其他思维工具》一书。记录员被出版社授权出版它。

作者简介|许金英,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心灵哲学、人工智能哲学和认知科学哲学。

阅读笔记的思维方式

本文质量:★ ★ ★口感:西湖醋鱼

请你做笔记。阅读前思考:

思考很困难,通常是因为我们不够聪明。只要我们变得更聪明,思维就会像直觉一样简单流畅。然而,如何让自己变得更聪明甚至更加困难。直觉泵是一本本能地让我们变得更聪明的书。

那么,什么是“直觉泵”?它实际上是哲学家在处理复杂任务时经常使用的思维工具。更具体地说,这种特殊的思维工具叫做“思维实验”。

1.意识形态实验

思维实验到底是什么?我们不妨从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的以下障碍开始。

恋爱中的女孩经常问男孩:你爱我吗?男孩说:我爱你。女孩接着问:你如何证明你非常爱我?

男孩们在这个关头经常感到困惑: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另一方面,女孩经常用下列问题来进一步测试男孩:如果你妈妈和我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谁?

这显然是一个虚构的场景,因为女孩只谈论“如果”。但即便如此,这样一个虚构的场景仍然构成了一种具有直觉意义的解决问题的语境。

女孩的任务是观察在特定的语言输入(在这种情况下,是她问自己的问题)被输入到男孩的“精神机器”后,“机器”会给出什么样的语言输出。

换句话说,她研究的是男孩对相关场景的直觉反应。从这个角度来看,女孩在这里做的是一种思维实验,即以特定的思维场景作为输入来测试受试者对这个场景的反应。

从家庭伦理的角度来看,上述思想实验显然有点“邪恶”,因为尊老爱幼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女朋友和母亲的生活之间做出一个被迫的选择也有可能破坏未来岳母和儿媳妇之间的关系。

然而,不管这一点如何,强迫对方在两个困难的事情中做出选择确实是判断对方在某些事情上的情感力量的有效方法。

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爱”太抽象,太难以衡量。如果我们直接想到“爱”这个词,我们很难做出判断。

此时,我们需要把这个词发展成一个意识形态实验,并调动我们的直觉去处理它。

换句话说,在思维实验所创造的想象场景中,原本复杂抽象的问题可以转化为我们直觉能够把握的问题,从而我们可以用直觉来回应这个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看,思想实验就像水泵:

当然,上述第一次救女友或第一次救母亲的案例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学术“思想实验”案例,而只是一个指导性的类比。

案例:两个铁球同时落地

接下来,我将向你们介绍一个非常经典的直观泵的例子,这就是伽利略的思想实验。

我们知道亚里士多德曾指出质量越大,物体下落越快,中世纪相信亚里士多德教条的学者也是如此。伽利略质疑这一说法。

但问题是:亚里士多德的主张应该如何被质疑?总之,亚里士多德的断言毕竟非常符合常识。

根据一句流行的谚语(出自伽利略的弟子和粉丝[·文琴佐·维维亚尼),伽利略在比萨斜塔做了一个实验,让两个铁球同时从塔顶落下,然后观察哪一个先落下。

观察结果是:两者同时落地。这一观察本身似乎推翻了亚里士多德的断言。

尽管比萨斜塔实验因薇薇安尼的传播而闻名,但许多科学历史学家仍然怀疑这一记录的真实性。

这种怀疑是基于实验似乎太容易失败的事实。

这样说的原因是因为伽利略的理想实验环境需要真空,但是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并没有绝对的真空。

如果比萨当时是斜风吹来的,伽利略落下的较轻的球可能会偏离航线,比较重的球降落得晚。

让我们再打开大脑一点:如果有人喜欢和伽利略争论,他甚至可以同时扔出一个铅球和一根羽毛。

显然,铅球不会受到风的影响,而是会直接落到地上,而羽毛会碰巧漂浮在佛罗伦萨或锡耶纳的教堂顶部三四年。

在这种情况下,伽利略将如何为自己辩护?

伽利略是如此聪明,以至于他显然无法预见他的实验会遇到这种困境。摆脱这一困境的最简单方法是将比萨斜塔周围的环境转变成真空环境。

但是尽管这种方法很容易想到,但它确实不容易做到。与其这样做,不如不去比萨斜塔做这个实验,而是把实验的地点转移到你的脑海里。换句话说,简单地做意识形态实验。

伽利略是如何进行这个意识形态实验的?他的想法是:

然而,伽利略在这里发现了一个矛盾,即毕竟这个“组合球”是由两部分组成的,即重球和轻球。

如果亚里士多德的理论是正确的,那么较轻的球会比较大的球下落得慢。这样,较轻的球会拖下较重的球,防止它掉得太快。

这样,整个组合球可能会比原来的重球下落得更慢。

然而,正如我们之前说过的,由于两者结合在一起,结合球的质量会更大,因此,它应该比单个重球下落得更快。

这显然构成了矛盾。毕竟,矛盾是不能被理性容忍的。因此,我们必须找到矛盾的根源并消除它们。

显然,这一矛盾源于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前提,即重的东西下落得比轻的东西快,所以这个前提需要被否定。

因此,我们可以认为这个前提的反面是正确的,也就是说,重的东西下落的速度和轻的东西一样快或一样慢。这是伽利略的最后结论。

(在这里,我给喜欢动动脑筋的读者留下一个问题:为什么伽利略不在这里说重的东西比轻的东西下落得慢?这个判断是否也否定了亚里士多德的原始假设?)

如你所见,这是伽利略的思想实验。换句话说,思维实验是一个直观的泵,它将一个相对复杂的抽象问题转化为一个我们可以通过直觉判断的问题(或者仅仅是几个推理步骤)。

要形成这样一个直观的泵,技巧如下:

首先,研究人员必须清楚地思考他们想研究哪些变量,哪些变量不相关。

例如,在自由落体的意识形态实验中,落体质量与着陆时间之间的关系是我们研究的对象,而气流的存在被视为干扰因素。

第二,研究人员必须清楚地思考我们应该如何从自己的考虑中排除干扰因素。

例如,在自由落体的思想实验中,消除空气干扰的方法是简单地模拟思想中物体的下落——而思想本身显然没有空气阻力。

第三,思想实验给出的场景应该具有一定的直观性和简洁性。

否则,对于研究人员来说,仅仅通过直觉和推理,用有限的步骤来回答特定的问题是非常困难的。

2.哲学中的直觉泵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问:伽利略是一个物理学家,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哲学家的直觉泵。

那么,物理学家使用的直觉泵和思维实验与哲学家使用的直觉泵或思维实验有什么区别呢?

不同之处在于哲学家经常使用意识形态实验来讨论人类社会领域的问题,而不仅仅是科学问题。

更具体地说,在人类社会领域,我们可能不讨论“速度”和“加速度”的概念(除非哲学家想成为兼职科学家),但我们将讨论专业科学家(想成为兼职哲学家的科学家除外)不会讨论的概念,例如“自由意志”(free will)。

书中有一个讨论自由意志的思想实验,叫做“奇怪的狱卒”,其内容如下。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在美国西部的一所监狱里。

监狱里满是十恶不赦的罪犯,包括电锯狂热分子和连环杀手。因此,监狱中的各种安全措施在美国是最高的。

然而,就在这个晚上,如果你进入这个监狱,你会发现所有的门都是开着的,每个人都可以随意进出。

这是因为有一个奇怪的狱卒,他习惯于在凌晨1点所有囚犯都睡着的时候打开每个囚犯的牢房门,以免造成伤害。

这样,原则上,只要任何一个囚犯保持警惕,他就会发现监狱的门是开着的,很容易逃跑。

然而,问题是所有的囚犯此时都在熟睡,所以没有人知道狱卒玩的把戏。

在这种情况下,丹尼特想问每个人一个问题:这些罪犯有越狱的自由意志吗?请根据你的直觉回答。

大多数人的直觉可能是这样的:恐怕这些囚犯没有这样的自由意志。原因很简单。他们在睡觉,因为他们在睡觉,监狱大门的打开对他们来说是未知的和没有意义的。

因此,当有人说他们有可能越狱时,这种可能性只有在他们从旁观者的角度看问题时才存在,而如果他们从囚犯的角度看问题,这种可能性就不存在。

因此,如果我们认为自由意志是在各种可能性之间做出决定的能力,那么这些囚犯显然没有逃离监狱的自由意志。

通过这样的意识形态实验,我们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一个人对所选项目的自觉意识是他选择选项的自由意志的逻辑前提之一。

这一结论显然是推测性的,但是通过一个关于越狱可能性的直观泵来理解它显然要容易得多。

上述思想实验只是一个例子。《直觉泵》一书中有许多类似的思维实验。与自然科学研究相比,哲学研究尤其需要直觉泵等思维工具。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在自然科学中,我们经常可以通过定量分析解决一些问题,而在哲学中,定性分析的重要性往往压倒了定量分析。

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自然科学本身的定量分析通常以某些分析程序的稳定性为前提,而质疑这些程序本身是哲学家经常做的事情。

也就是说,在科学家开始定量分析之前,哲学家必须提前探索,他们的研究实际上比科学更困难。

例如,我们刚刚提到的自由意志问题是如此抽象,以至于任何特定的科学外部哲学都很难直接处理它。

然而,正是因为这些问题太抽象,即使是专业哲学家也会发现,如果没有直观的泵来直观地处理它们,会非常困难。

读到这里,大多数不以哲学为职业的读者可能会问:

在我看来,虽然专业哲学研究对一般公众来说确实有点奢侈,但是一定量的哲学成就可以起到“无用和有用”的作用。

例如,当我们深入思考我们的生活或主要职业计划时,我们都会遇到一些大问题。

例如,我目前工作的目的是什么?一直加班有什么意义?

例如,结婚的目的是什么?仅仅是因为父母被迫结婚吗?我们为什么要出国?你为什么想移民?等等。

你必须给这些重要的生活选择一个答案,让你感到轻松,表明你没有欺骗自己。

也就是说,对你自己来说,在这样一个答案的论证中还有一个“合法性”的问题。但这不是法律合法性,而是哲学合法性。

换句话说,你给出的这些原则可以站起来让你自己放心,这样你就可以确保你的生活不会一片混乱。

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要求我们有能力在哲学层面上进行这种宏观思考。

为什么?我们今天遇到的世界是一个不稳定的世界,一个高度多变和复杂的世界。我们每天都从不同的信息渠道得到很多矛盾的信息。

因此,我们需要在宏观层面上决定如何去伪存真,以便做出一个大致可靠的决定。此时此刻,可靠的直觉非常重要。

成功人士在遇到重大决策问题时,往往会形成一种普遍可靠的直觉,从而产生一个大致符合事件发展趋势的决策计划。哲学层面的直觉泵训练显然也有助于培养这种思维能力。

然而,哲学毕竟是一门有一点门槛的学科。此外,这本书的作者丹尼特(Dennett)是一位不容易阅读的学者,因为他的研究领域太广了。

他的学术触角涉及哲学、心理学、认知科学、人工智能、生物学等学科,这种跨学科的特点充分体现在本书的具体论述中。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意味着读者可以通过以“一站式购物”的方式阅读这本书来获得关于上述学科的大量知识——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本书可以被描述为训练公众思维的宝典。

扩展阅读

今天,让我们首先介绍书中的两种经典思维工具(总共有近100种),帮助你提高思维能力。

1.斯特灵定律:90%是垃圾

斯特灵定律的内容是“90%的东西都是垃圾,只有10%是有意义的”。

与我们的生活相对应,90%的电影、90%的文学作品、90%的科学和工程实验,甚至90%的工作都毫无意义。

乍一看,这句话听起来有点简单粗暴,但当你想到它时,你会有一种清醒的感觉。这意味着你不必浪费时间在90%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当你打开一本书,读了两章,发现没用时,你可以毫不犹豫地扔掉它。当你看电影时,半小时后你会发现它毫无意义,你可以毫不犹豫地走出电影院。

人生本来就有限,为什么不花更多的时间在10%有意义的事情上呢?

2.拉普波特定律:用正确的方法处理日常冲突

基于博弈论专家阿纳托尔·拉普波特(anatole rapoport)提出的“拉普波特定律”,丹尼尔·丹尼特提出了一个“拉普波特定律”来应对批评,主要分为四个步骤:

首先,重述对方的观点非常清晰、生动、公正,甚至连表达界面都比他好,让对方真诚地自言自语:我希望我刚才表达得像他一样。

其次,列出你同意对方观点的所有部分,尤其是那些没有被很好接受的部分。

再次强调你们从对方的陈述中学到了什么;

最后,在完成以上三项的基础上,我想表达我的不同意见。

这样,可以让对方意识到你已经站在他的立场上提前思考这个问题,也可以反映出你有很好的思考和判断方式。

更重要的是,因为你已经在一些关键问题上达成一致,他将不再把你视为“敌人”。不管你最终能否在概念上达成一致,至少没有个人冲突。

上面有许多这样的思考工具,还有《直觉泵和其他思考工具》一书。学习丹尼尔·丹尼特教授的这些思维技巧将有助于你清晰地思考和看穿所有的常规。

*这篇文章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笔记作者的立场。

加入记录者的官方圈子,每天分享干燥的商品,并与400个新的商业伙伴交流进展!


快乐8购买 500万彩票网 立即博国际

推荐

中医漫画,身体十二经络“值班表”

中医漫画,身体十二经络“值班表”

燕振昌:公仆情怀铸丰碑

燕振昌:公仆情怀铸丰碑

数说冬奥:气象与冬奥会到底有多大关系?

数说冬奥:气象与冬奥会到底有多大关系?

推荐一种适合糖尿病患者的饮料,你饮用时一定要注意这3个问题

推荐一种适合糖尿病患者的饮料,你饮用时一定要注意这3个问题

热点

献礼建国70周年 雷沃阿波斯智慧农业示范基地落户小岗村

献礼建国70周年 雷沃阿波斯智慧农业示范基地落户小岗村

Mozilla为Firefox 71中的地址栏启用“Mega

Mozilla为Firefox 71中的地址栏启用“Mega

再战魔界版本前瞻—原初的力法组织誓卫者

再战魔界版本前瞻—原初的力法组织誓卫者

张棪琰黄海冰罕见同框,“沈浪朱七七”时隔18年重聚引泪奔

张棪琰黄海冰罕见同框,“沈浪朱七七”时隔18年重聚引泪奔